认真分析案情后,樊爱军迅速找到了突破口:申请工伤认定的义务主体是用人单位,因用人单位未履行法定义务,造成劳动者超过工伤认定时效,依法应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。在二审诉讼中,樊爱军的代理意见被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。法院研究支持了劳动者的主张,依法撤销一审判决,并改判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待遇赔偿刘某父母6万余元。